桑尘

我!放假了!!

【周叶】捉妖志异 章一

灵异悬疑向......大概


非原著设定


ooc


以上,请注意避雷


桑尘的目录

 


章一  白玉簪



他送了她一根簪子。


那是定情信物。


白玉的,浑身通透,一头圆润,一头窄峭。


成婚那天,戴在她乌黑盘起的发上,很好看。


这是他的妻子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 

京城潘家园,金陵朝天宫,是古董收藏爱好者心中的圣地,也是盗墓贼销赃的好去处。不管身份如何,只要有眼力,说不定就能从一堆破烂里淘到价值连城的宝贝。

 

乱世黄金盛世古董,那些不见天日的东西,逐渐浮出水面,向世人揭开了神秘的面纱。

 

天非常热,潮湿闷热像街角包子铺的蒸笼屉。热风呼呼刮过,带着秦淮河烫人的水汽,路旁树叶萎靡的打着卷,蝉鸣声震耳欲聋。N市火炉之一的名号可不是说着玩玩。

 

也不知呼啸是怎么过来的。

 

叶修拿着街头老太太发的一个小扇子,叼着烟站在树下面,眼睛眯起来,不知道想什么。汗水从他脸上滑下来,转眼没入衣领,他翻到扇子背面瞅了一眼,上面印着个小广告——专治不孕不育。

 

我看起来很需要吗?

 

叶修想把它扔了,但是想了想,还是把扇子遮到头上,向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

傍晚日头渐沉,收起晌午的毒辣劲儿,变得温情脉脉起来。天际铺了一大片火烧云,一层一层涌动,红通通的,仿佛金乌西坠留下的血迹,镶在苍青的天空,诡谲而又惊心动魄。

 

这就是叶修此行的目的地。

 

朝天宫古玩市场在安品街上,东起鼎新路,西至仓巷,曾经这一整条街都是古董贩子,有店面的,摆地摊的,熙熙攘攘,繁华无比。无数真假文物在这里集散,辐射至全国各地,成就了它在古玩界和潘家园分庭抗礼的地位。

 

然而后来就有些凋零了,渐渐落了下风。

 

此时是旅游淡季,人也零落,摊贩也零落。叶修蹲在一个摊位前,捏起来一块石头,对着阳光看了一眼。

 

商家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哥,细眉长眼,很有几分东方韵味,见状就来推销:“这可是血玉!一看帅哥就是个懂行的,血玉价值不消我多说,您肯定也懂得。”

 

“真的啊?”叶修拿起来比了比那块“血沁”。

 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

叶修也没拆穿他,而是换了一个东西开始问,他问来问去,也不说买不买,不一会那商贩就烦了,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,委婉说:“那边还有好多卖玉的,不如您去那边看看?”

 

叶修不说话,只盯着他,若有所思。

 

“你看什么?”商贩双手抱胸,十分害怕。

 

“看你印堂发黑,近日必有血光之灾。”却是江湖骗子的惯用句。

 

“呸呸呸!你才有血光之灾!快走快走!”

 

叶修指了指他脖子:“上面有个手印。”

 

颜色淡淡的,像几片黑色的泥印,拢在脖子两侧。

 

商贩摸了摸脖子,半信半疑:“哪有什么手印,什么手印长这样啊?就是白天沾的灰,一洗澡就没了。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报警了!”

 

叶修做了一个伸手扼住他喉咙的动作,没有用力,但仍然把人吓了一跳。他手上刚刚抹了朱砂,鲜艳的红色留下几个指痕。

 

比黑色的痕迹大了一圈。

 

“少了一根指头。”叶修冲他一笑,弯弯下垂的眉眼十分嘲讽:“恭喜你,不然你已经完蛋了。”

 

年轻人一脸卧槽。

 

叶修转眼被当成了上师。

 

叶上师不仅是个道士,还会念几卷佛经,还会拽几句圣经,还会转转经筒,还会占星看风水......

 

总而言之,只要搭边,没有他不会的。

 

放到现代社会那肯定受人赞扬和追捧,但是在重视正统的命术堪舆界,这种行为相当于欺师灭祖。就跟盗墓似的,北派嫌南派土,南派嫌北派装,而他们,嫌叶修作......你一个道人,好好的老庄张真人不参悟,跑去找如来上帝,如此离经叛道,应该逐出师门。

 

逐出师门后,叶上师四处游历学技术去了,不拘泥形式,只要有用。

 

离经叛道更上一层楼,恨的人牙痒痒。

 

游历之处,当然首选名山大川和古都名城。金陵身为六朝古都,文物不知凡几,自然是个好去处。只是看来不太平。

 

卖古玩的年轻人天庭阴云笼罩,唇色青紫,明明带煞,面上却又透着诡异的红光,捉摸不透。

 

城池四星依运限,会照命宫,红鸾星动。

 

可惜这桃花,怕是朵黑的。

 

年轻人名为林章,古玩算是祖业,前段时间爷爷去世,他是过来把剩下的东西处理一下,没想到就遇到了叶修。

 

二十三岁,单身狗一只,家里就自己一个人住。父母离异,各有生活。

 

他脖子上只有四根手指的手印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,用力搓洗能洗掉,就没有在意,根本没有往手印上想。

 

林章对此还是有些怀疑,都是新世纪的四有青年,从小被马克思列宁主义和科学世界观熏陶,即使经营古董听说过一些灵异事件,但对无神论还是矢志不渝的。冷不丁被安利了另一个世界观,这让他怎么下嘴吃?

 

这安利有毒。


我拒绝。

 

叶上师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上师,和他差不多大,穿着短袖短裤,走路松松散散,完全没有道行高深明月清风的样子。

 

叶修买了两根冰棍,递给他一根。

 

林章举着老冰棍:“吃了可以辟邪?”

 

叶修无语:“吃了可以解暑。快热死了好嘛!快吃,吃完回家。”

 

“回家?你不跟我去抓鬼吗?”

 

“呵呵。”叶修挠头,“这次出门太着急,忘了带家伙,我先去借点......”

 

“借点儿......???”

 

“唉,没钱买啊!”

 

林章:......

 

总觉得小命要玩完......

 

叶修随手摸了一个符出来塞到他手里,看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,认真专注说:“挂脖子上,遇到什么情况,都别解下来。”

 

 

N市有一个支脉,名为呼啸,就建在灯影深处,深入贯彻落实什么叫大隐隐于市。呼啸有他的老朋友,善用匕首的方锐。

 

随着时代进步,为了掩人耳目,法器也多种多样。匕首好歹还是传统冷兵器之一,好搭档林敬言用的,是板砖......


神兵谱上排名第一的杀器。


功夫再好,一转拍倒。

 

“无事不登三宝殿。说吧,你要干啥?”方锐问。

 

“就你这还三宝殿。”叶修嘲笑他,“连个凳子都不给我搬,这是待客之道?”

 

“对你用不着待客之道。别贫了,快说有什么事,我可是很忙的!”

 

“小师侄别着急啊,师叔我就是来借点东西,用完就还给你。”叶修哥俩好似的揽住他肩膀,却被方锐抖了下来。

 

“滚滚滚,谁是你师侄,脸还要不要了?别乱爬辈分,要啥?”

 

事实上,叶修年龄虽然不大多少,但是辈分确实高,除了北边的霸图,各家掌事人都得叫一声前辈......

 

“符纸,朱砂,黑狗血......反正就是那些东西,你都知道。桃木剑就算了,给我个袖里乾坤。”叶修列出清单。

 

“行。等下午来,给你备好。”方锐哎哟了一声,朝他伸出手,“快,快,拉我一把,蹲的时间太长,腿麻了......”

 

“你个废物点心。”叶修伸手拉他。


“别忘了东西还在我手里呢。”


.......

 

点心大大目送叶修离开,对方的身影消失在乌梁青瓦的巷子里,浅淡的像一张水墨画。

 

良久才反应过来,叶修要的东西,除了袖里乾坤,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......

 

“你个混蛋!”

 

方锐气,这用完要怎么还回来?

 


解决了大事,叶修心情轻快了许多,等有了辛苦费香油钱,估计就好过多了。他想抽烟,一摸口袋只剩下了空盒子。

 

叶上师很惆怅。

 

要是去买烟的话,晚上只能睡大街了。


叶上师更惆怅了。

 

然而瞌睡的时候总有人送枕头。街角站着一个高挑的人影,穿着黑色的衬衫和长裤,看上去冷冷清清的,是个帅哥。叶修眼前一亮,准备过去先摸摸小手,呸,看看手相。

 

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烦恼,只要有缝隙,不怕他不心动。

 

走近了才看见这个人比远远望着还要好看,眉如墨画,瞳若点漆,远山似的氤氲着。相貌精致而不女气,鼻梁高挺,颌线分明,是个如假包换的美人。

 

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都是个美青年。然而比样貌更吸引人的是他的气质,阳春白雪,不沾世俗。

 

“这位先生,可不可以看一下你的手相?”

 

美青年没说话,只是配合地伸出手,掌心朝上,任他捏来捏去。

 

手纹清晰,没有横生枝节,可见心智坚定,一生路途坦荡;中间有一个断层,遇到过生死大劫,但有贵人相助,破而后立;然后......

 

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

这么个完美的命格,没有子嗣。

 

叶修说着说着忽然停下来,看着他手心发呆,青年有些不解,反手握住他的手。

 

叶修回神,神色有些纠结,怎么办,说还是不说?

 

你要断子绝孙?

 

会被打死的吧......

 

青年手中被塞了一把扇子,不是风流的折扇,不是秀气的团扇,而是一把打小广告的塑料扇......

 

xx医院,专治男女不孕不育,咨询请拨打xxxxxxxx

 

青年:...

 

这是几个意思?

 

叶修安慰似的拍拍他:“也别太担心,你还年轻,机会多得是。这次就算是免费了。”

 

“小师叔。”青年叹了口气,声音清润,如拨弦弄箫,说的话却让叶修十分懵逼。
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
等等,帅哥你是谁???

 

TBC


青年:小师叔,你不记得了?


老叶:让我想想先.....


最近甜到齁,想吃点薄荷糖......

评论(64)

热度(3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