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尘

三无写手

【周叶】分手记事 28

希望老福特不要再抽风了orz


ooc预警!


28.

 

周泽楷迷迷糊糊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 

手还是那只手,牵起来却很陌生。叶修的手掌要更薄一点,手指修长,他皮肤细,平时再糙也不会忘记给手抹护手霜做护理保养,所以不止看着像艺术品,摸起来也是手感绝佳。

 

最重要的是,力度不对。叶修从来不会这样轻柔又刻意的调情。

 

牵手牵的多了,对方的所有细节都变成了习惯,平时感觉不出来,一旦改变,却会敏锐的反馈到大脑里。

 

这不是叶修。

 

直觉这样告诉周泽楷,但是叶修的脸就在面前,不是他是谁呢?

 

周泽楷不死心的又捏了捏,发现还是一样的,陌生的手。

 

枪王陷入深深的迷茫中。

 

他呆呆看着叶修,疑惑不解,又有些委屈。叶修别过脸,肩膀一直在抖,努力憋着不笑出声。

 

没想到小周喝醉了竟然这么可爱。

 

不知道明天酒醒了是什么反应啊哈哈哈哈哈。

 

“行了啊,我男朋友的手,随便摸一摸就可以了,别没完没了的。”叶修过河拆桥。

 

“我可是在救你,叶神。”

 

喻文州也不生气,朝叶修笑笑,十分温柔体贴。他今天喝的也有点多,但是他是那种喝酒不上脸的体质,看不太出来。

 

今天一时恶趣味上头,想搞个恶作剧,结果枪王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,这让喻文州不禁有些遗憾。

 

果然这种类型逗起来一点成就感也没有。叶修的口味真是特别到无聊,难道平时相处都是大眼瞪小眼吗?

 

不,喻队长,其实是你口味太重了啊囧。

 

借着桌子的遮掩,叶修看不见的角度,他在周泽楷手心上写了两个字,然后果断松开了手。

 

周泽楷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,眉眼弯弯,两个罪恶的小酒窝也非常不矜持地点在脸上,搂着他又吧唧了一口。

 

“文州,你干了什么?”叶修一边托着周泽楷的脸,身子往后仰,一边问喻文州。

 

“什么队长干了什么?”黄少天凑过来,见枪王把下巴搁在叶修肩膀上,不动弹了。“他是喝醉了?酒量不行啊,你看本剑圣还能再战三百杯!是不是啊老叶,再来喝一杯嘛,喝醉了我把你扛回酒店。”

 

黄少天视角里,枪王正是一副不胜酒力的萎靡样子,黏人的像个小学生,不禁有些暗爽的哼哼。而他看不见的地方,周泽楷在嘴边白皙的皮肤上吮出一个红印,牙齿叼住轻轻磨着,随着呼出的热气,叶修脖子上很快红了一块。

 

叶修想捂脸。他脖子是敏感带,平时就耐不住周泽楷细细啃咬,现在两边坐的都是人,除了羞耻之外,还有一种偷情般的诡异刺激。

 

节操掉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

听到黄少天的话,叶修还没回答,周泽楷把脸抬起来,看了剑圣两眼,把黄少天看得莫名。

 

周泽楷口齿清晰:“你不能去送他。”

 

“为什么啊,别忘了老叶可是跟我们住在一起的,再说我们关系那么好,凭什么不让我送?”黄少天表示不服。你是男朋友,我还是好基友呢!

 

“你太低了。”

 

你,太,低,了!

 

“我靠靠靠靠靠!姓周的,你是想打一架吗?!说的好像你很高一样——”

 

嘴炮技能被打断,叶修伸出一个巴掌:“也就比你高了五公分。”

 

黄少天语塞,不死心为自己辩解:“不知道我生长发育期还没过吗,到时候甩你十八条街——”

 

喻文州笑眯眯的:“周队比你年龄小。”

 

虽然黄少长了一张减龄面嫩的娃娃脸,平时又活泼的像个精力旺盛的男高中生,但他确实比周泽楷大一点。

 

五人之中年龄最小的其实是第六赛季出道的江波涛。

 

Emmm......可能江副队只是长得比较成熟。

 

黄少天泪奔,叶修就算了,这货一直都是这副德行,为什么队长也上来揭短捅刀啊!

 

“队长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,说好的队友爱呢?!”

 

“是吗,我怎么了?”喻文州不为所动。

 

黄少天才发现一瓶葡萄酒已经快没了,他一杯,江波涛一杯,周泽楷两杯,叶修不喝,那剩下的呢,都去哪了......

 

蓝雨队长掂起酒瓶看了看,有点不满意,向老板招手:“再来一瓶!”

 

黄少天:“......”

 

原来这也是个醉鬼==

 

三观被冲击,游离在战场之外,一直努力吃吃吃的江副队表示:恕我直言,你们所有人,真是给里 给气的......

 

叶修扶着大型挂件站起来:“你们继续吃,我先把小周送回去。”

 

江波涛也跟着站起来:“要我帮忙吗?”

 

周泽楷看起来瘦,但一身肉相当结实,体重再那放着呢,叶修小身板怕是撑不住。

 

“没事。你们吃你们的,我出去打个出租就行。”叶修抓住自己腰上的,乱动的枪王的爪子,笑的咬牙切齿。

 

这小混蛋,看回去怎么收拾他!

 

“少天,你知道他们两个为什么这么亮吗?”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啃着鸡爪子,画面十分美。

 

“虐狗光波?”黄少天拽了一张抽纸给他。

 

喻文州把自己油乎乎的爪子擦了擦,忽略掉嘴边亮晶晶的油渍,看起来又是平日那个优雅的蓝雨队长。

 

“因为电灯泡太亮了。”

 

超大型人形电灯泡江波涛:“......”

 

喻队你今天是怎么了?

 

这画风是不是哪里不对......

 

九点水心里苦,队长谈恋爱他像个老妈子一样,队里队外各种神助攻打掩护,真是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,敬业程度让人热泪盈眶不哭不是中国人。

 

现在却变成了电灯泡,还要被敌方队长嘲讽。

 

宝宝不开心了。宝宝有小情绪了。

 

江波涛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完,并且表示:

 

“再来一杯。”

 

喻文州从善如流,两人又开了一瓶酒。

 

黄少天目瞪狗呆。

 

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......你们真的好棒棒哦。

 

 

 

外面一片霓虹光影,已经到了深夜,路上却不显得空旷。都市夜生活丰富多彩,三三两两走过穿着时尚的年轻人,叶修和周泽楷混迹其间,也不显得突兀。

 

G市夏天很热,空气潮湿,热度渗进毛孔里,好像汗都流不出来。路边的树叶间透出迷蒙的灯光,昏黄的颜色格外温情缱绻。

 

在外面吹了一会儿,周泽楷酒有点醒了,叶修扶着他胳膊,两人慢慢走到路口。

 

“感觉怎么样?想不想吐?”叶修问。

 

周泽楷摇了摇头:“还好。”

 

过了一会才问:“喻队长喝多了?”

 

“他呀,就是心里事太多,太累了,一个人脑子就那么大,装得了这个装不了那个,文州要面面俱到,精力消耗更大。”叶修抖出来一根烟叼到嘴里,却没有点燃,“偶尔放松一下也好。”

 

何况今天晚上的比赛把队伍的致命伤摆到了桌面上。如果想夺冠,这个问题必须解决。

 

“你也是。”周泽楷蹭了蹭他,柔软的发尾在脸颊上扫过,有点痒。

 

叶修在圈子里是有名的拼命三郎,在荣耀一事上从不含糊偷懒,成效是显著的,但对职业寿命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。

 

“你不都让老板娘他们看着我了,还不放心啊,要不把我揣兜里好了?”叶修调侃他。

 

枪王抓着他手按在胸口,声音低沉:“装到这里了。”

 

都是你。只有你。

 

“咳咳,车来了,先上去再说吧。”叶修把手抽回来,顾左右而言他,耳朵烧红,实在是怕了周泽楷时不时打过来的直球。

 

两人坐在后座,和司机师傅有铁栏隔开,司机原来不愿意载他们两个——周泽楷一看就是喝醉了,一般出租车都不愿意拉酒鬼。

 

“你这兄弟喝了多少啊?”司机问。

 

“就两杯,他酒量浅,放心吧,不会吐在车里。”叶修答道,周泽楷靠着他,好像睡着了。

 

司机转过头,专心开车,不再说话。

 

耳边的呼吸缓和而规律,叶修捏着他手指头,内心饱涨,暖融融的,平和满足。

 

他忽然想起《唐璜》中的一节:她发颤的纤手从他手中抽了回去,却又留下那令人震颤的轻轻一压,那么温婉,那么飘忽,飘忽得使你的心灵久久捉摸不定。

 

那大概是他们当初相识的心情。

 

周泽楷偏过头,把他整个抱在怀里,满足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

叶修靠在座椅背上,一只手从缝隙里钻进去,摸到他衣服里,摩挲着腰侧的软肉,又慢慢滑下去。

 

周泽楷突然小声说:“刚刚,你有反应了。”

 

说的是吃饭的时候。

 

“没有。”叶修辩解的有些虚弱。

 

枪王也不计较他的口不对心,睁开眼睛,借着微弱的车灯,叶修看到了一张温柔的笑脸。

 

“我也很想你。”



TBC


为什么写喻队的时候满脑子都是“喝了这一杯,还有三杯”...... 



评论(42)

热度(5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