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尘

三无写手

【周叶】Animals 22

ABO设定

 

 

就是想开个车

 

 

Bgm:Animals(Maroon5)

 

 

黑化ooc慎入


总目录


 

22.

 

 

日子过得飞快,零零碎碎的时间夏日里的冰块一样,不知不觉就消失无痕。树荫里蝉鸣愈发聒噪,湿热葱茏的热意肆意弥漫,整座城市像一个巨大的蒸笼,蒸腾着一切。

 

夏休期就要到了。

 

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,霸图止步四强,林敬言退役,张佳乐再次与冠军失之交臂。老将的热血与坚持最终还是没能抵过现实。各大战队尘埃落定,最出人意料的就是兴欣夺冠,这匹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的黑马一路跑到了底,力挫两任总冠军轮回战队,蟾宫折桂。

 

叶修双手脱力差点抓不住奖杯,最后六点五秒补刀三杀的惊艳,成为荣耀史上不可磨灭的经典,也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。兴欣所有人把叶修围在中间共同捧起冠军奖杯的画面,成了他在荣耀里留下的最后一幕。

 

比赛完照例是记者招待会,轮回很快走出后台参加了采访,周泽楷忍不住往兴欣那边张望着,即使明知道看不见。

 

这场比赛耀眼之处太多,记者和媒体也是备足了问题,关于叶修最后强劲的表现的感受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。七七八八的话筒支过来,这种场面周泽楷见得多了也能应付的来。

 

“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。”周泽楷慢慢说着。其他的人纷纷表示赞同,即使是刚刚被叶修和兴欣打败,错失总冠军。

 

如何不伟大?

 

十年四冠,退役之后自己拉扯起一个战队重新捧起冠军奖杯,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还能再战。就像冯主席说的,你最了不起。

 

枪王眼睛里燃着明亮的光,“期待下次的比赛。”

 

和我的对手,我的恋人。

 

然而没有下一次了。这个夏天,叶修像是耗尽了所有能量,绚丽燃烧后悄无声息的消失了。没有出席兴欣的记者招待会,没有公开回答任何问题,甚至连退役的消息都是陈果和苏沐橙发布的。他就和以前一样,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传说,本人却挥一挥衣袖,沉匿于江湖。

 

“没拿到冠军,有没有哭鼻子啊?”

 

轮回的采访刚刚结束,后台还有些兵荒马乱,周泽楷忽然觉得自己袖子被人扯了一下,回头一看,叶修正叼着烟靠墙站着,双腿叉开肩膀下沉,没个正形,很难想象最后一击的敏捷与精准。大概他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了荣耀。

 

“还好。”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,但也不至于消沉。每个人都渴望冠军,可冠军只有一个。一次的失败只是燃起了更多的斗志而已。

 

叶修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主动牵了他的手,自然而然的,像是做过了千百次。还没等周泽楷反应过来,叶修已经完成了贴身,凑近他说,“哭了有补偿啊,确定不要?”

 

两人身高相差几厘米,周泽楷低头时正好对上叶修的眼神,浅淡如画的眉眼间和以前一样,又仿佛有哪里不一样了。

 

被贴身的神枪手这下使不出眼花缭乱的枪体术了,周泽楷瞬间明白了补偿的意思,心里一荡,十分坚定的说:“要!”

 

旁边轮回的众人已经看不下去了,“你们够了啊,就算是大神也不能这么秀啊,考虑过我们这些单身狗的感受吗?”

 

方明华混在中间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。

 

吕泊远在后面用力拍了他一下:“你点什么头啊,早早就脱团了。就是个叛徒!”

 

方明华无辜摊手:“可我没秀啊。”

 

“有朝一日剑在手,杀尽天下脱团狗!”杜明念了一句,在场就他一个剑客能做到。吴启胳膊肘捣捣他,贱兮兮的问:“你敢大声对着队长和叶神吼出来吗?”

 

杜明:......不,我怂

 

“哈哈哈哈哈杜明你这个Flag已经高高立起来了,这是诅咒自己一辈子都追不到唐柔MM吗哈哈哈”

 

“你们奏凯!!!说好的队友爱呢?!”

 

孙翔站在一边看着,目光随着叶修转动,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

没有拿到冠军。从越云到嘉世,他不可一世,觉得自己能让嘉世起死回生直指冠军。可嘉世出局让他明白了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,转会到轮回,他学着配合队友,解读比赛,甚至和周泽楷成为今年的最佳搭档。

 

可是没有什么用,两届联盟总冠军,在他的加入下却与三连冠的王朝失之交臂。每次他以为自己变得足够强大能翻过叶修这座山时,却发现山变得更高了。

 

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,叶修往这边看过来,和所有人打了招呼,径直向他走过来。

 

孙翔忽然有些紧张。不自觉往后撤了撤,做了一个双手抱胸的动作。

 

叶修愣住了,孙翔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赶紧把手放下来。卧槽!什么鬼!在一片哄笑声里,他有些恶声恶气的问:“你干嘛?!”

 

他好像明白了孙翔为什么平时感觉那么凶。明明是个还没长大非要装成熟的小屁孩。

 

“你打的很好,现在一叶之秋在你手里我也放心了。别不服气,当初你接手的时候我一点都不看好你,有操作又怎样,还不是打的乱七八糟的。”叶修笑了一下,“好好加油吧,别让斗神的名号毁在你手里。现在邱非可是念叨着要抢回去呢。”

 

孙翔红了脸,“才不会!早晚有一天会打败你,让你知道我的厉害。”

 

“呦呵,口气挺大,行吧,我等着你。你赢了哥给你唱征服......”

 

周泽楷反过来扯了扯他袖子。看着枪王一副“你怎么能对别人唱征服宝宝有小情绪了”的表情,叶修非常遗憾的闭了嘴。

 

一叶之秋,终究没有什么心结了。陪伴自己多年的账号卡,即使以后自己不在,也会一直传承下去。

 

只是当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叶修抓起周泽楷的手,当着轮回其他人的面把他们队长拐走了。

 

“小周我带走了啊,你们懂得,小江记得给批个假条。”

 

江波涛笑眯眯的,对周泽楷比了个手势表示没问题:“叶神放心吧。我们队长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

 

他们没去酒店。周泽楷还是买了一套房,买的时候是简装,他稍微改动了下,装修到现在已经可以入住了。

 

房子并不是很大,普通的三居室,一百多平米的东南户型,但是放在寸土寸金的S市就非常昂贵了,就算没有把枪王掏空估计也够呛。

 

后来才知道房产证上写的是他的名字。

 

叶修叹了一口气,知道自己是彻底栽了。有这样一个傻乎乎的人爱着你,心是南极冰盖也捂化了。

 

两人在玄关处缠吻了许久,都有些气息不稳,动作间不知道谁不小心碰到了灯,明亮的暖黄色铺满了整个客厅,是个家的样子。周泽楷把他抱起来放在鞋柜上,半蹲下来给他换上拖鞋,叶修低头一看,还是雪白柔软的兔子拖鞋。

 

叶修心里也像兔子拖鞋一样软软的,他伸手撩了下周泽楷的头发,看枪王温润的眼神望过来,低低笑着:“知道我这次为什么来吗?”他张开手,“抱我回卧室,我就告诉你......”

 

周泽楷果然把他抱进去的,一手托着臀一手揽着背,抱小孩一样的抱法,直到把他放到床上。一路上叶修都没停止撩拨,到床上反而消停了些。

 

枪王坐在床上,头发擦的半干不干,看起来有些呆呆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浴室里的水声还没有停,磨砂的玻璃上隐约映出模糊的人影。

 

叶修今天太反常了,两人交往到现在,一直是他主动,叶修没有反对但也没有像今天这样过,处处都透露着可疑。

 

吱呀一声浴室门开了,腾腾的水汽里走出来一个人,周泽楷看了一眼,鼻子有些痒。

 

叶修竟然什么都没有穿,像一条刚从水里游出来的鱼。淡淡的水珠顺着苍白的皮肤滑落,不知是热汽蒸的久了还是羞耻的,手肘膝盖都透着融融的粉。缓慢的动作暴露了他也紧张的事实。

 

白白的鱼把他扑倒在床上,撑在两侧,嘴里叼着刚刚一直避在后面的东西,眼里含笑,像神话中勾人的海妖。

 

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 

周泽楷伸手把那个小瓶子拿下来,看到说明的一瞬间就呆住了:“禁药?”

 

能让Omega提前进入发情期,黑市上才有的违禁药品。曾经有无数的Omega因为这种类型的药而被强行拖入发情期,和Alpha结合,因此也是某些特殊服务行业的最爱,对Omega的损害特别大,叶修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

 

难道......叶修在体育馆第一次发情就是因为别人放了这个?

 

周泽楷紧张起来,脑海中迅速过滤着谁有可能对叶修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,然后......叶修在他头上糊了一巴掌。

 

“想什么呢,权谋剧看多了吧,我自己买的。”

 

“为什么?”为什么要买这种东西?

 

“不是发情期没办法标记啊,不然我也不用买它。”叶修凑过来,手摸进他衣服里轻轻挠着,贴着他说:“喂我喝了它,你就可以标记我了,嗯,开不开心?”

 

标记,多么有诱惑力的一个词语,两个人的关系从此就有了保障,甚至可能拥有他们的孩子......恶魔的诱惑,嘴边难以拒绝的饵料。

 

标记叶修......

 

周泽楷用力把它扔进墙角的垃圾桶里,玻璃碎裂的声音清脆却刺耳,心仿佛沉到冰凉的海底,被水草紧紧缠缚着。

 

这是一场试探。


TBC

 

评论(50)

热度(70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