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尘

催更(划掉)聊天群:780738087

【周叶】恶意

说更就更,根本没在怕的(脸好疼)


大型黑化ooc现场,圆桑一个梦(诶你等等


前排广告位:animals+分手记事通贩


01.


要是错过那天,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
白色的咖啡杯里装着浓郁醇香的液体,杯壁上沁染出一圈棕黄的色彩,一只黑猫憨态可掬地蹲坐在上面,杯子转动时能看到一条俏皮的尾巴。


一只年轻白皙的手轻轻端起杯子,指甲圆润,指节纤长而又匀称,似美人图里调香执扇,在灯光下竟然比杯子还通透几分,不知情的还以为手模在拍摄广告。


——然而比那些空有颜值的手模矜贵多了。


曾手握战矛搅弄风云,也曾披荆斩棘勇冠三军。


电竞选手的手本就十分金贵,比起钢琴家也不遑多让,很多人是上过保险的,价格不菲,比如正值当打之年的中生代和新生代们。蓝雨据说全队都有这项保障,以防意外。周泽楷自然也是有的,他是轮回的台柱,俱乐部又是出了名的财大气粗,规格待遇一向是最好的。反而是面前这人一双神手,直到退役也没什么像样的保障。


之前有人吐槽嘉世买椟还珠,本末倒置,倒也没说亏了他们。


客厅里没什么装饰,很简洁,和枪王华丽的风格大相径庭,除了必要的家具就是一个酒柜,里面放着几瓶没拆封的红酒。所有家具的棱角都用纯色的海绵包裹着,有些怪异,好像儿童房一样。


小周这年龄,也没听说有私生子什么的啊......


正当叶修天马行空想着,周泽楷端来一小盘点心,刚刚烤出来的小甜饼,撒着果干,隔好远都能闻到那股甜香的气息。他身材高挑,超市赠送的粉色围裙娇小得捉襟见肘,勉强系在腰上,亚麻长裤下露出的脚踝格外具有文艺气息。


叶修多看了两眼,觉得这大概就是气质上的碾压,同样是露脚脖,有的是小哥哥有的是小屌丝。
他摸了摸杯子上卖萌的黑猫:“原来小周你喜欢这种风格啊,还会做甜点,这么贤惠的吗?感觉挺少女心的哈哈哈。”


叶修低声笑,声线低哑,和高声时的清透少年气截然不同的风味。


周泽楷在他面前坐下,漾出一个笑,乌黑的眸子都弯成了月牙,看起来腼腆又干净,把盘子往那边推了推:“尝尝看?”


大抵十里洋场延续下来的些许小资情调,风花雪月与残忍现实融入城市血脉,周泽楷便是繁华的那面,格外精致文雅。


“好吃。还以为黄少天他们才是饕餮,没想到你也是个吃货,不过甜食吃多了会胖,你这体重控制下来比较难吧?”


叶修没有刻意控制过体重,人嘛,基因里刻着囤积脂肪的本能,心宽体胖,能吃是福,只要不是太过分都是可以接受的。然而架不住身边有苏沐橙,爱美的天性加上赞助商要求,每天看着联盟女神痛苦挠墙。周泽楷作为广告巨多每天要去健身房的难兄难弟,吃这些会不会热量太高了?


身材和气质都是付出时间和汗水换来的。


就跟冠军一样,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。


周泽楷笑得很可爱,明明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了,黑白分明的眼睛还有些幼童才有的天真无邪,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,都是别人没有的优势。


“只要别人没看到......就是0卡。”联盟男神朝他眨了眨眼睛。


说的好有道理,我竟无言以对。


叶修:“摸摸看你的腹肌还在不在,不在的话老板怕不是要吃了你。”


或者像有次林敬言一样,硬是让化妆师画了一个腹肌。联盟出账号卡cos,要怪只能怪流氓职业衣服太少。


两人相视,很明显想到了同一件事。


叶修忍不住笑出声:“为难老林了,明明一个斯文败类,还要打扮成肌肉硬汉,那个裤子腰都快低到膝盖了吧?”


等等,低到膝盖的还能叫裤子吗?


周泽楷嗯了一声,其实没太听他在说什么,目光有些满足地,看着叶修捏着饼干的手,些许金黄的碎屑落在手指上,被绯红柔软的舌尖舔掉。


柔软。是了,那若隐若现卷起的舌尖,应当是柔滑又湿润的,手指探进去就被温顺地裹住......


就像被打捞上岸的贝类,撬开那层保护的壳,便是毫无防备的鲜美的内里。


有些话就像鸩毒,藏在齿缝里唇舌深处,小心翼翼开口,生怕一步行差踏错,从此万劫不复。倒不是害怕做不成朋友......


从来没想过只做朋友。


“今天下午的票?”周泽楷问。


“嗯,高铁。”


叶修今天下午直接从上海回北京,买的是高铁票,嫌去机场麻烦。世邀赛结束,他功德圆满,至少在于人生而言并不漫长的电竞生涯里了无遗憾。何况他是觉得自己真不能打了,就好像某天毫无预兆的突然长大了一样,水平的下降也只是一瞬间的事。还来不及反应,时间被猛然加快,身体很清楚的告诉你———


不行了。


多年遗留的暗伤,总决赛一杀三的疯狂,经年累月推积起来,只等有朝一日给他一击必杀。


无论如何辉煌,最后总是落寞的,白马银枪的肆意轻狂,马蹄落下的那一刻结局便只剩下了敷衍。


每次退役叶修都不想出面,不愿意出现在人前是一个原因,但是更重要的一点是——好像一旦说出来那句话,就不得不低头了。自欺欺人也好,阿Q精神也罢,至少在这一刻他不想卑躬屈膝给自己宣判死刑。


退役不是结束,而是开始。


但再也没有什么能像荣耀一样,让他抛下一切流干心血。


爱情吗?叶修嗤笑一声,别说他现在已经是个冷心冷情的成年人,即使在少年,也没有这般单纯浪漫的心思。人是社会性动物,所有感情都是情绪的具体化,经过无数考量和伪装,哪有人只是疯狂迷恋那一个人本身呢?


叶修起身站到窗边,天没下雨,只是地面还是湿漉漉的青深色,之前断断续续半个月的阴雨,浸得高楼广厦撑起的一片天都是颓败的灰色,阴影涂涂抹抹,像被弄脏了的水墨画。


“晴天的话,景色应该不错?户型挺好,花了不少钱吧。”


S市寸土寸金,这样一套房子哪怕职业选手也有些吃力。世邀赛期间两人关系近了不少,这次也是叶修作为领队交接一下内容,顺便为下一次的世邀赛提供资料——不出意外的话,叶修应该不会再担任领队了。


周泽楷便邀他一起吃个饭,顺便参观新房,下午再把他送到车站。


身为一个随遇而安的佛系懒人,叶修觉得枪王同志真是个尊老爱幼的好选手,一下子解决了苦逼前辈吃饭的大问题。


“还好。”


周泽楷话不多,回答多半言简意赅,偶尔跳脱——主要是脑子转的太快,有些东西就省略了。叶修现在就算不是周语十级也能揣摩得四五分,毕竟比起包子,其他人都变得好理解了......


“没有装护栏?”叶修看了一会,突然意识到好像少了些什么。


周泽楷抱着手站在他身后,不知是不是光线原因,看起来极为冷淡阴霾,视线专注,只是站在那里十分有压迫感,和平时暖心害羞的样子大相径庭。叶修突然皮紧,头皮发麻般那种不由自主的颤栗,看着他从阴影里走出来,眼眸纯真,抿起唇酿出一个微笑,才慢慢放松下来。


果然,是错觉吧?


“在里面。外面,怕伤到人。”周泽楷解释着,把窗帘拉开,露出一层白色的铁栅栏,此时正折叠在一起挤在角落里。


时常有窗外护栏年久失修高空坠落伤到行人的报导,后来要求都装在室内,因为不美观,不少都做成了可以折叠的样式,方便主人家开窗赏景。


周泽楷这里的似乎格外细密。


叶修平时没注意过这些,记忆还活在大院家属楼安装铁窗的时间,他手指在上面滑了滑,钢铁冰冷的触觉从指尖传递过来。


“需要钥匙才能打开?钥匙丢了岂不是很麻烦。”


“嗯,锁上了,人出不去。”从内到外打不开的时候,便从保护的盾牌变成了桎梏的牢笼。隔绝一切。


出不去......


叶修往窗户下望了一眼,哪怕不恐高也心里一抽,行人已经看不清楚,马路上的车辆就像蠕动的小虫子。一阵头晕目眩。


这出去不就狗带了?确定不是掉下去吗?或者是自杀?


小周这是什么脑回路。


也许这是周氏特殊表达方式。


周泽楷平时说话就比较神奇,叶修也没多纠结,只觉得自己往下看得太久有些难受,扶着窗台往后退了退。


突然背后贴上来一具温热肉体,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里面蕴含的力量,保持着一定的克制,并没有挨紧。


身后的人伸手拉上窗户,短短一瞬地接触后就退回安全地带。因此叶修没察觉出来什么不对,兴欣氛围活跃,包子和魏琛都是喜欢肢体接触的人,习惯成自然,根本没抵触。


“你说一声我来不就好了,关个窗户而已。个子高很骄傲啊?”叶修站直了,觉得两人其实差不多高嘛,只是周泽楷受过专门的姿态训练,平时穿搭衣品也比较好,看起来显高一点。


“没事。”周泽楷微微笑着,轻轻握住叶修手腕,只觉得纤细得......格外适合他买的东西。饼干的甜香残留着,温润无害得仿佛某种小动物,不安又诚恳地建议——


“要参观卧室吗?”



评论(107)

热度(18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