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尘

催更(划掉)聊天群:780738087

【周叶】恶意02

大型黑化ooc监禁play现场,圆桑一个梦(诶你等等这么一说好变态


前排广告位:animals+分手记事通贩


很快完结(


前文戳这里 01


02


参观卧室,听起来似乎过于亲密了。


成年人大多都会有一定避讳,哪怕是独居男子,也不会轻易开放自己的空间。不过到底性别相同,又是一同出国比赛的关系亲密的队友兼对手,年轻人热闹的环境中别说参观房间了,彼此底裤的颜色都扒得清清楚楚。


叶修在某方面的直觉堪称迟钝,顶多觉得周泽楷好客了一点。轮回枪王本来就人品绝佳,腼腆不失热情,心思细腻而不锱铢必较,和喻文州的长袖善舞如坐春风相比是另一种风格的贴心周到,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
“会不会太打扰了?”话虽如此,叶修还是礼貌推辞了一下,怕有什么隐私不好让他看到。


“没事......”周泽楷松开手,不着痕迹退开半步,双手放在身后交握在一起,减少身上过强的压迫感。


其实他长相并不柔和,长眉入鬓,乌眸狭长,精致不足而英气有余。初看阴柔,再看凶悍,像一把锋刃凉薄的刀,面无表情的时候显得格外冷。平时因为总低着头,温良恭俭让,眼神无辜无害,仿佛一只受到很好保护的幼崽,使人常常忽略掉他过强的气势。


在修改气场这方面,周泽楷做的得心应手。


人性本能趋利避害,对弱小同情怜悯,不放在心上;对强者敬畏尊崇,同时嫉妒戒备。示弱只是一时的手段,既然有效,为什么不用呢?


想要让叶修看到自己,要么强大得和他平起平坐,要么软糯可爱,拼命朝他身边挤,像宠物一样摇着尾巴卖乖讨巧。叶修是念旧的人,纯粹长情,某种意义上来说细水长流确实是个切入点,不过......周泽楷轻轻捏了捏自己手指,笑容清浅,姿容秀美,充满了被粉丝们戏称为文艺小清新的淡然气质。


不过他们以后都没有机会了。


先发制人,后发制于人。有花堪折......直须折。


若是叶修能察觉到温水煮青蛙般柔情脉脉的示好,想必今天也轮不到他。


“累的话,休息一会?”察觉到他精力不济,周泽楷很体贴地问。


车票是下午五点多的,到车站接近一个小时,还有时间睡一觉。叶修揉揉额头,看着周泽楷精神奕奕的样子,想起来上海人似乎是没有午休习惯的,高效与精明已经刻进了这座城市的血脉里,在日复一日中成为无法磨灭的气质。


不过哪有让主人清醒着看客人睡觉的道理。又不是王羲之,做客时洒脱不羁睡上一觉,就被招赘王家,成全了东床快婿的美谈。


也只有两晋南北朝礼崩乐坏的时候能有这样不拘一格的作风。


叶修:“不用了,其实也不是很累,就是交接了下工作内容。谁知道世邀赛办公室以后就搬到这儿来的,要是还在总部的话,我直接回家出门散个步就能办了。”


“嗯......以后常来看看?”


“别别别,我已经解甲归田了,以后就交给你们。还转什么转啊,出一次国瘦了一圈,难受死我了。对了我去上个厕所,小周你先过去收拾一下?”叶修朝他眨了眨眼,给了一个“都是男人大家都懂”的眼神,让他把小黄书之类的收一收。


世邀赛从集训到夺冠短短月余,叶领队暴瘦了十几斤,腰围清减两寸,下巴都尖峭了不少,可见压力有多大。水土不服加上晕机晕车,再来一次世邀赛,怕不是要了老命。


叶修心想,我可不想变成冯主席2.0,还没出国呢就见识了地中海。


当代青年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——哪怕是周泽楷这种360无死角的神颜,也经不起脱发的摧残。


周泽楷应了声,视线追逐着他的背影,直到叶修消失在浴室里,才收敛了笑意,眼神沉甸甸的,热切与克制几乎化为实质。


只有最好的椟匣才配得上隋珠和璧,外饰金玉,内配香兰,他倾尽心力打造而成的华美牢笼,像伪装得最好的陷阱,盖着层层红色幕布,遮遮掩掩地请君入瓮。

 


浴室不大,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器具很新,完全是装修宣传册里那种浴室的样品。大理石的洗手池光可鉴人,水龙头上方嵌着一面半身镜,造型简约,纤毫毕现,铁艺的架子上放着一些生活用品。完全是个单身男人生活的样子。


一般只有家里有女性才会有这么大的镜子......还是说小周私底下比较臭美?


不过联盟的脸面,臭美一点好像也没什么问题。


叶修暼了一眼,发现自己身上这条T恤穿的太久,布料半新不旧,领口已经洗的没了弹性,松垮垮挂在脖颈上。在空调房里待久了,难怪刚刚觉得冷飕飕的。


他低头点了一支烟,青蓝泛白的烟雾在狭小的空间里飘散,眼神都模糊不清,隔了一层纱帘般虚无缥缈的梦幻感。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掸了掸烟灰,舒了一口气。他刚刚一直忍着抽烟的念头,周泽楷气质实在太乖太干净,使人觉得让他抽二手烟都是罪大恶极的事情。


他其实看不透周泽楷在想什么,哪怕现在熟悉许多能理解对方的意思,但是深层的想法依然捉摸不透。周泽楷长相英俊,家世也不错,除了冠军之外好像别无所求,这种人相处起来容易,交心却很难。


因为无所求,所以不受约束。


一旦退役,两人以后便再不会有什么交集。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。


友情是一段时期内感情的集合物,人生不同阶段会遇到不同的人,精力所限往往会舍弃掉不值得投资的那些。社交圈一旦变化,感情也就慢慢淡了,友情和爱情一样都经不起时间和空间的考量。


小周现在对自己莫名亲近,多半还有点粉丝情结作祟,叶修不要脸地想,哥曾经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,看看网游里有多少人用战斗法师就知道了。


霸图粉表示在梦里都在揍死他。


抽完一根烟,叶修随手摁熄了烟头,正在洗手,突然发现架子上的漱口杯有些眼熟。


淡蓝色的陶瓷杯子,上面有可爱的奶白兔子造型,少女心十足。


很像苏沐橙有次逛街给他带的那个,世邀赛期间太忙,用了没多久就不知道落哪个犄角疙瘩了。叶修是拿个碗都能当漱口工具的那种人,丢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,反而是苏沐橙不开心了好几天,又给他买了个新的。


.......沐橙这是批发过来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吗?


叶修嘴角抽了抽,觉得这个可能性无限接近于正无穷,队里有苏沐橙楚云秀两个妹子,各种纪念品就没有断过。何况周泽楷和她关系还不错。


浴室门被敲了敲,周泽楷朝他举了举手示意,“忘记放洗手液,这个。”


“讲究。”叶修伸手接过来,有些好笑地吐槽,“没有就没有吧,还再送一趟,是不是还有护手霜啊?”


“嗯。常用的。”周泽楷一本正经地回道,挤进来,从柜子里拿了一管没拆封的护手霜。


叶修眼尖,看见柜子里大包小包摞在一起,放了很多东西。被黑色塑料袋包着,看不出来是什么,不由推测:“你这是打算在这里常住了?离轮回是不是有点远,里面那些都是日用品啊,你一个人得用到猴年马月。”


“有地铁,很方便。”


周泽楷低着头拆护手霜,叶修看不到他表情,也没察觉到那双手因为过度兴奋而微微发抖。


很近了.......


所有的梦寐以求,魂牵梦萦,午夜里辗转反侧那些无处宣泄无从开口的恶劣的欲望,都变得唾手可得。


他们离的是那么近,近到根本用不到准备好的工具,就可以完完全全捕捉进自己的怀里。


周泽楷慢慢说着话,声音平稳,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,拧了两次才拧开瓶盖,挤出乳白的护手霜抹到叶修手上,轻轻揉开。


“没事没事,这点小事我自己来就好,你现在可是联盟身价最高的,让人家看见不好,该说我欺负你了。”叶修急忙抽回手,觉得对方手心一片火烫,像赤红跳动的心脏,烫得他一哆嗦。


“没有人看到。”


枪王拉回他的手,轻轻揉捏着,做了套简单的手操,不经意问道,“真的......不回来了?”


叶修:“都说事不过三,退役三次了,再回来冯主席会吃了我吧?”


“......以后,会记得我吗?”周泽楷抬眸,浑然不觉台词哪里不对。


语气动作,仿佛苦苦挽留负心汉的前女友。


叶修被自己的脑补雷得一个激灵,心说怎么给里给气的,孤男寡男共处一室,不好不好。平时也没看出小周这么黏人的啊?


像小时候养的小点一样,咬着他裤腿不松开。


说实话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说实话,天南地北隔了那么远,哪怕现代交通发达,也是鸿雁长飞,一别两宽。记得是记得,但是也仅限于记得了。


叶修拍了拍他肩膀,低声笑了笑,沙哑又温柔:“小周这么帅的,再过一百年也忘不了吧?以后常来玩啊,北京欢迎你。”


骗子。


周泽楷低着头,你不会记得我的,哪怕记得,也只是因为这张脸有点印象,像聚餐时顺口说出的“那个长的很帅的某某”。我这个人,我所有的感情,你不知道也不愿来了解,随手丢在某个角落,再也不会看上一眼。


人大约都是贪得无厌的。已经满足的愿望慢慢坍缩成旋涡,然后旋转拉扯进更深的欲望,挣扎沉浮。


一开始只是想触摸到,他乌黑的发,或者洁白的手,手里捏着烟,那双或笑或嘲讽的眼睛。碰到了,便想和他一起躺在床上,看九州一色的月光,屋外的花檐角的雪......


欲望就像滚雪球,越来越大,像尝过了再也戒不掉的瘾症。使他成瘾的人却要走了。


好不容易拉近的关系,又要像海潮一样退回到从前,退回到波澜不惊天高云淡。


怎么可能。


周泽楷微微笑着,没反驳他。叶修走在前面,推开卧室的暗红木门,一缕艳色从门缝里漏出来,他慢慢睁大了眼睛。


入目一片红色,宽大的双人床上放着两只枕头,被子上绣着鸳鸯戏水,仿佛洞房花烛。深红,浅红,绛红,充满了新婚燕尔的暧昧气息。床头四个角放置着铁环,藏着细细的链子,窗帘半遮半掩,光线软弱无力地透进来,每一寸空间都情色又秾艳。


周泽楷明明是单身,怎么会弄这么诡异的卧室?


叶修浑身僵硬,惊魂未定,小声喊了一句他的名字,“小周......”


“嗯?”身后的男人轻轻哼了一声,伸手环住他的腰,下巴搁在他肩膀上,温热的呼吸拂过耳畔,压低的声音仿佛一个陌生人。强势,年轻,有力,不同于刚刚窗户边浅尝辄止的拥抱试探,而是十分用力地把他困在怀里,勒的快喘不上气来。


青年抱着他,把门完全打开,叶修终于看到了房间的全貌,脑中一片空白,手脚冰凉,一瞬间什么都没想到。


暗淡的光线下,那一整面墙上贴的满满的都是照片。正面,背影,侧脸,吃饭的,打游戏的,穿着正装的.......毫无例外,全都是他。


照片的主人亲昵磨蹭着他的耳朵,嘴唇掠过脖颈,笑声低缓,轻轻固定住他的下巴,强健的心跳从接触的地方砰砰传来,重鼓一样擂上叶修心口。


“喜欢么......前辈?”


我的。


前辈。



评论(252)

热度(19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