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尘

我!放假了!!

【周叶】一个脑洞

黑化哦哦西

时间线世邀赛结束

酒后乱x,慎入慎入

#

庆功宴。

 

世邀赛结束,中国队不负众望蟾宫折桂,夺得第一届世界总冠军。

竞技总局爸爸开心了,联盟经费变多了,他们这些功臣待遇也升了一大截——以前夺冠联盟可不会这么大手笔,又是聚餐又是星级酒店。

虽说国家队正式阵容只有十三人,但是少不得领导讲话什么的,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了几十号人。一群人穿着正装推杯换盏,说些场面话,看起来也喜气盈盈。当然这份工作主要是喻文州承担,他是队长,本身待人接物又无可挑剔,基本上是退役之后往联盟管理层发展的人。其他人乐得清闲。

这个其他人尤其指叶修,身为领队,这些繁杂庶务本该由他应付,现在有了喻文州顶缸,自然天高皇帝远,想怎么逍遥怎么逍遥。终于领导们离席,这群人才算活过来。

吃到多半,叶修觉得有点热,扯了扯领口,把领带扯松一些,顺手解了一个扣子。他仰头喝了一口酒,白皙的手指捏在杯沿,喉结微微滚动,说不出的色气。

这种场合免不了喝酒,他的酒量就是一杯倒,到现在没醉死过去已经是嘴炮推掉的结果。其他人也差不多半斤八两,都是职业选手,除了少数几个天赋异禀能多喝几杯的,喝多的差点没钻到桌子底下去。

 

杯盘狼藉,零零散散放着几个空空的酒瓶,衬着满桌的残羹冷炙,却是喧嚣热闹。叶修揉了把脸,瘫靠在椅背上,有些混混沌沌的,看什么都隔了层粗糙的膜。交谈声,行的酒令,也是忽远忽近的,听不真切。

 

后颈微微发麻,被人用手指轻轻摩挲着,探入领口,和刚刚落在身上的视线如出一辙。

 

难耐,压抑,饕餮一般。

 

一触即分。

 

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勉强转头,后面有很多人。今天喝太多大家都玩疯了,根本看不出来是哪一个。

 

他摇了摇头,站起身,打算回酒店。电竞圈不乏离经叛道之人,这个圈子走在时代的前沿,各种论坛和统计的粉丝偏好,叶修对一些事自然也有模模糊糊的认知。只是没想到自己会遇到。

 

倒不是因为被同性喜欢有什么偏见,如果有合适的,他也不介意。只是不想和职业圈的人扯上关系,不管成不成,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大家都不自在。

惹不起,只能躲着了。

 

刚站起来就晃了两下,一只手恰到好处地扶住了他。叶修道了声谢,一抬眼看见蓝雨队长笑意盈盈的看着他,在灯光中眼神看不清楚。

 

难道是喻文州?

 

和喻队长搭档了这么些天,要是喻文州真对他有什么想法,早就发现了。叶修也笑了下,自己站稳了,心说真是疑神疑鬼,又不是万人迷,哪来那么多人喜欢他。

果然喻文州很爽快的松了手,完全没有留恋的样子,上下看了他几眼,说找个人送他回去。

 

“没事,反正离得不远,我一个人慢慢走就行了。你们继续玩啊。”

 

黄少天凑过来看他的脸,嘴里嘟囔着老叶你脸真红不会喝醉了吧真是逊毙了。看叶修话都懒得说,一点反应都没有,才悻悻的止了话头:“要不我送你回去吧......”

 

他话还没有说完,那边就在喊他,说你是不是游戏输了想抵赖啊?堂堂一个剑圣脸还要不要了?

 

黄少天应该也喝了不少,两伙人——没错剑圣大大自己就算一伙——居然就这么隔空吵起架来,文字泡嘟嘟嘟吵的叶修脑仁疼。他按住这个幼稚鬼,觉得更头疼,就这泥足深陷债务缠身的样子,怎么可能把黄少天薅出去送他。

 

喻文州四处扫了一圈,看见坐在角落里的枪王。周泽楷今天喝的也不少,脸颊微微泛红,但目光看起来还很清明。他的性格又不喜欢玩那些游戏,只好坐在椅子上发呆。

 

“我让周队送你?”

 

叶修可有可无地点点头,已经放弃跟喻队长争辩自己一个人也能回去的。而且看周泽楷的样子,在这也呆的无聊。

 

喻文州走过去说了几句,很快枪王点点头,起身走过来,低低叫了声前辈。叶修被托着腰扶起来,意思意思挥了两下胳膊跟他们告别,和周泽楷一起出了门。

 

他对周泽楷异常放心。

 

这个后辈乖巧有礼貌,场上强势,场下却很好相处,羞涩腼腆,每次都是被逗得脸红的那个,完全没有攻击性。何况要不是喻文州叫他,他根本不会过来,没有任何嫌疑。

 

至于那个人是谁......反正自己就要退役了,是谁都没差。

 

叶修胳膊被抓着挂在脖子上,枪王一手抓着他的腰,揽着他摇摇晃晃往下走。两个人在路边站着,结果没有出租车愿意停下来载两个酒鬼。

 

夜风有点凉,吹了一会儿,叶修清醒了些,想着酒店离得也不远,走小路过去也就十几分钟,就当消食了。

 

他这么和周泽楷说了,对方嗯了一声,没有多说话,揽着他往路上走。

 

这也太尴尬了。叶修终于理解了那些记者的心情,对着这个锯嘴葫芦真是有满肚子的话说不出来。只好没话找话,东拉西扯问一些问题,从荣耀一直扯到个人生活。天乌蒙蒙的,低低的阴云垂下来,像盖了一块沉重的布。

 

“不会要下雨吧......”叶修喃喃,温热的吐息灌进脖子里,没发现腰上的手紧了一下。“小周啊,你有没有喜欢的人?不对,长的这么帅应该有女朋友了吧,什么时候带出来给我们看看?”

 

“没有女朋友......”

 

但是有喜欢的人。

 

可是他不知道,整天没心没肺的,只想着荣耀。

 

路程不远,穿过一条小巷子就到了所住酒店的后门。霓虹登映出模糊斑斓的光影,像画布上晕染开的色彩,抽象而瑰丽。叶修低着头,已经快睡着了。

 

“趁着年轻,有什么想做的就赶紧做吧......不要等到退役了才后悔......”

 

周泽楷一僵,站在门口迈不动步。

 

“要退役了?”

 

叶修鼻音嗯了一声,微长的发梢掩住了眉眼,只能看到一点鼻尖和开开合合的唇。绯红柔润的唇里藏着釉玉般的齿,细微的声音和气息猫爪子一样搔刮着耳廓。

“是啊,我妈已经约好了人家姑娘,回去就见面......我都小三十了。”

从古到今都是这样,三十而立,不管原来怎么放浪不羁,年龄一到就有了自己的责任,不管你喜不喜欢。

 

那语气有些缅怀,又有些随遇而安的倦怠,叹息一样砸在周泽楷心头,挤出鲜红的血,剩下空空荡荡的疼。

 

叶修就要走了。

 

抛下这边的一切,开始一段新的生活。这段生活里,没有他。

 

看不到,也再也抓不着。

怎么可以。

 

叶修的话语还在脑海里盘旋,有什么想做的赶紧做吧,不要等到退役了才后悔。

 

既然你都这么说了......周泽楷脚步一转,挟着叶修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走廊灯光幽暗,锁链一般,串连起一扇又一扇沉重暗红的门。

 

枪王脸上再也没有笑意,冷峻迫人。如果叶修清醒着一定会发现不对劲,但是现在他醉了,站都站不稳。

门开了,被推进去,酒店客房布置都差不多,叶修没有认出来不是他的房间。

 

手指暧昧地捏过脸颊,在唇上按了一下,叶修抬眼,迷迷茫茫的,似雾里看花水中望月,觉得哪里不对劲,但又说不上来。

门砰一声关上,咔嗒落了锁,隔开了里面和外面两个世界。
 

他推开周泽楷,但是很快又被压在墙上,脊背硌在上面发出一声轻响,四肢软软的,脚底下像踩着棉花。他们凑得极近,近到连被酒精麻痹的大脑都察觉到了危险,枪王高挺的鼻尖划过他颊边颈侧,鼻息炙热,一只手搭上他脖颈,轻轻摸索。似爱抚又似要挟。

 

叶修蓦地睁大了眼睛,终于发现了两人间的不对劲。周泽楷比他高一点,一条腿牢牢卡在他腿间,压制住所有动作,面容背着光,深深地看着他。

“小周,你怎么了?”

周泽楷并没有回答,目光仔细描摹着,似爱怜,又似欲望。暴虐的冲动在心底酝酿着,蠢蠢欲动。他闭上眼,微微平复一下,他知道自己刚刚的眼神有多可怕,叶修会逃。这是绝不容许的。

你就要不见了。

酒精激化了人心底潜藏的欲望,周泽楷慢慢偏头凑上去,贴上了他的唇,舌尖细腻勾描着,虚以逶迤的温柔。叶修没有躲,混沌的大脑无法处理这么复杂的情景,嘴唇上湿润酥麻,温情脉脉。他似乎被迷惑了,被撬开了一条缝的蚌一样,露出鲜嫩的内在。

舌头填进来,四处勾搅,氧气被抽取一空,叶修憋得喘不过气,后悔了,想把嘴巴合上。然而请神容易送神难,周泽楷伸出两指捏住他脸颊扯开嘴角,勾着他舌尖,更深更凶的堵进去。

叶修被吻得找不着北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控制,手被抓着压在坚硬的墙面上,冰冷的壁纸都染了温度。

身体忽然腾空,周泽楷的舌头终于退出去,叶修眼皮颤了颤,睫毛湿润,终于睁开了眼。

被扔到柔软的床上滚了一圈,想起身却被按着肩膀强势压着,领带被解开,在后脑勺绑了一个结,压在眼睛上遮住视线,黑与白的对比突兀而鲜明。

叶修茫然的转了下头,眼前一片黑暗,一脚踩空的感觉。他张着唇,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诱人。

周泽楷单手慢慢解着扣子,眼神黑黝黝的,到这一步他反而不急了,猎手般从容。被酒精和欲望蒸的发红的面容有一种别样的帅气。

本来不打算出手的,怕吓到叶修,只是远远观望。但是......没想到喻文州会过来找他,让他送叶修回去。

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,怎么能错过。

一定要细细品,慢慢尝。


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TBC......

有小天使说Animals根本不像黑化......

忽然想写一个真的黑化肉

感觉自己好变态啊【面币思过】

评论(79)

热度(747)